欢迎来到花瓣小说,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uabantxt.com

花瓣小说 > 仙侠修真 > 逃大侠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七章 无声杀手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七章 无声杀手

    山林里,一切皆有可能,因为方涥的先采集返程再狩猎的提议,令五人深入森林的范围已经达到了三十公里之外,这里是方氏九兄弟从未来过的地方,陌生是必须的,对凶兽的无知才是最可怕的。

    大师兄手里没凶林鳄的蛋,脑子根本没反应过来什么,但感觉自己奔跑起来轻松了,追上了蛤蟆还在蛤蟆面前炫耀一番,速度根本没有降下来,反而更加快了几分。

    陌生的环境下,如此快的速度奔跑,而且全身心只想着要在身后的蛤蟆面前炫耀,全然不知道自己傻乎乎的已经跑到了凶兽的餐盘里,即将成为人家的点心。

    方涥从给母鳄送了‘儿’,立刻就放开感知寻找蛤蟆等人,结果看到自己都讨厌的生物,巨大的蜘蛛!

    在这片森林里,你可以宰一百头凶林鳄,但不一定有能力伤一只凶甲蛛,当然给凶甲蛛剃腿毛不算是伤害。

    凶甲蛛的庞大,不是身子,而是八条腿,成年的凶甲蛛一条腿伸展开就有二十米,而且所谓的腿毛那都是锋利的尖刀!

    将凶甲蛛的腿看做是狼牙棒也不为过,只不过是细长版的狼牙棒。

    不了解凶甲蛛的人,或许只看到它的外表,一定会认为需要多当心蛛腿,其实不然,最可怕的是它的腹部,凶甲蛛不是靠嘴巴分泌蛛丝,而是靠着腹部排泄许多粘稠绿色的汁液,八条腿抓在两颗树干之上,稳住身子,便会腾出两条甚至六条腿,蘸着腹部绿色的汁液,开始‘织毛衣’,就是所谓的蛛网。

    绿色的蛛网,视觉、感知,被察觉到的可能性都很低。

    一来绿色伪装,二来绿色的蛛网上,还真会有片片‘绿叶’,而这‘绿叶’的产生,不是汁液的再生能力,而是凶甲蛛在织网的时候,蛛腿上的汗毛在蛛网还未晾干的情况下,会无意的撩拨到蛛网,蛛网的外观会发生一些改变,一缕缕不规则的蛛丝从蛛网的主线路上翘起或下垂,宛如藤蔓植物的嫩叶,使得蛛网变成更加巧妙的具象化伪装。

    此刻方涥的感知,也只是下意识的感觉,大师兄所在位置,周围的森林树干上‘藤蔓’过于密集,而‘藤蔓’的大致轮廓又有点像是蛛网,结合感知里发现的巨大蜘蛛,方涥是一身冷汗,脚下的暴步瞬间全速开启。

    “三位师兄请止步!莫要再走了!退后两百步找个安稳的地方躲起来!”方涥追上了蛤蟆和其他两位师兄,挡在他们身前,拦住他们前进的步伐。

    “师弟,你干嘛,大师兄早就跑前头去了!”蛤蟆胖胖的身体,长途赶路本就是弱项,如果不及时的追赶,掉队是太正常的事情了。

    方涥回头瞄了一眼,索性大师兄此刻还很安全,刚才跨过一颗枯死横躺的树干后,落脚被一条树根绊倒,看着身后没有人,此时正无声痛苦的揉着摔伤的双臂,那只巨大的凶甲蛛还没对他出手。

    “前面有一只巨大的蜘蛛!你知道叫什么吗?”方涥问蛤蟆。

    蛤蟆吓当场就瘫软坐到了地上,“大蜘蛛?”

    “嗯!那蜘蛛很狡猾,蛛网都是绿色的,而且很像是藤蔓植物!”方涥描述了自己感知到的情况。

    蛤蟆一听,不仅是瘫软了,嘴巴和身子都在抽搐,“凶凶甲蛛!那可是森林里的无声杀手!算算是凶兽里最难得一见的家伙,不是因为数量少,而是见到它的人,死亡率有九成,即使大难不死离开的人,也是身体残缺!若是中了他的蛛网之毒,根本不用救,三个时辰就会嗝屁!”

    听到蛤蟆的介绍,方涥双眉紧皱,“你们退后五百步,我去救大师兄!”

    救大师兄是必须的,至于怎么救,方涥心里还没有任何计划,若是和大师兄一样贸然闯进去,就怕大师兄看到方涥跑来,他再装作无事继续向前跑,那么悲剧就会发生了,因为距离大师兄还有七八米便是一面巨大的绿色蛛网,若是不能让大师兄停留,只要他向前奔跑,无论那个方向,保准被蛛网包裹,蛛网上的毒素会瞬间侵蚀身体,三个时辰后嗝屁。

    方涥一脑四用,边留意凶甲蛛的动静,边盯着大师兄在那里揉双臂,还要分析周围,同时计算着避开所有蛛网的合理路线。

    其实这一切貌似很简单的,但大师兄这个不省心又不按套路出牌的主,把营救难度提升了百倍,方涥若是大喊,大师兄只要开口,必定会招惹凶甲蛛的注意,到时候恐怕树上的毒网都省了,凶甲蛛会直接把大师兄杀了。

    方涥收了气息,躲避凶甲蛛的注意,同时也要躲避大师兄的注意,此刻大师兄的身份就是猪队友,绝对不能指望,更不能轻易接近,如此的营救看似有点矛盾,但方涥也没有别的办法。

    大师兄的双臂只是摔倒时触碰了地面上的石头,算是磕伤,对于武者而言并不算什么,但自从方涥叫他们讲究卫生之后,几个师兄把自己的身体都当成镇国之宝一样的爱惜,此刻手臂是没什么了,可衣服都被弄脏了,“完了完了,又要洗衣服了!”

    方涥各种祈祷,希望大师兄不要吭声,结果还是自言自语了一句。

    凶甲蛛躲在树林树木的顶上,整个身子和蛛腿全部趴开,利用八条腿来感受下方蛛网传递给树木的颤抖,从而断定是否有猎物以及猎物的位置。而此时,任何树木都没有异样,反倒有声音出现,听到了动静后的凶甲蛛,身子并未动,仅仅是头顶两个如螃蟹一样的眼体在动。

    看到凶甲蛛狡猾的举动,方涥也没了办法,捡起一块巴掌大的石头,对着凶甲蛛的腹部便用力的丢了过去。

    ‘噗’声音很小,石块陷入了凶甲蛛腹部毒汁里,大师兄是没听到动静,但凶甲蛛不爽了,那一块石头像是被人打了一针,头顶的眼体活动的更加剧烈了,前后五六呼吸的工夫,大师兄没再吭声,是最万幸的事情。

    方涥再次捡起一个稍微大点的石块,又朝着凶甲蛛丢了过去。

    ‘咚’这次声音有点大,石块有头颅大小,照旧陷入了凶甲蛛腹部的毒汁里,有点吃痛的凶甲蛛动了,继续留在那里挨打?它又不傻,迅速收缩了身子,像折叠椅一样,从扁平变成了竖长条状,如此的体型,没有树木的支撑,瞬间从树上落了下来,八根蛛腿像是长矛一样,深深的扎进地面的泥土里。

    大师兄感受到了身边的异样,屏住呼吸,紧张的打量着四周,当头向右转到最大角度时,看到了凶甲蛛正在频繁晃动的眼体,那一刻,大师兄满脑眩晕,身子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呼吸继续屏住,似乎要放弃与空气亲密接触一样,脸颊的汗珠,瞬间大量渗入皮肤,眼看就要汇聚成汗水低落时,‘啪!’身后的凶甲蛛头部发出了一声脆响。

    方涥又拿石头砸了凶甲蛛,而且这次是瞄准了眼睛,可惜,眼体总是在晃动,加上方涥只是用石头,并没用自己的气包裹石头控制方向,所以准头差了许多。

    感受到头部被袭击,凶甲蛛也从被袭击的部位推断出那石头的来源方向,眼体晃动了两下之后,八条蛛腿便像一部八缸发动机一样,交错频繁的向前快速移动。

    方涥距离凶甲蛛不过三十米,这个距离可以说是非常的近,无论是他还是凶甲蛛全速前进,也就是眨眼的工夫便可到达。

    不过呢,好在方涥和凶甲蛛之间还有两颗树,凶甲蛛要过来,走直线的话,以它巨大的身子绝对要撞上树,所以凶甲蛛朝着方涥而来,中途势必要换个方向。

    这些方涥都计算过,右手里紧握工兵铲,三脉九转心法急速运转,气息快速汇聚在工兵铲上,朝着之前计算好的方向,重重抡了一击竖劈。

    泛着寒芒的银色月牙斩击,在这片森林里显得那么刺眼,月牙斩击的顶部不仅高出了树木,而且还高过了附近的山头。

    看似破坏力很惊人的一击,实则距离很短,一击打出五十米后,就消散了。

    方涥也是刻意控制了力道,不想让动静太大,生怕会惊吓走之后路段的猎物,所以才会出现看似要对森林动手术,实则只是拔汗毛的一击。

    凶甲蛛,此时在方涥眼里就是个笑话,“也不知道你们那里来的消息,这玩意的壳,还没螃蟹厚!哎!老子的全力一击,好像都伺候给了蚂蚁!”

    一击月牙斩击,把凶甲蛛一分为二,像是此前那头如同大象的凶猪一样,切口整整齐齐,凶甲蛛体内的内脏还在蠕动,眼体还在摇晃,八根蛛腿在不停的抽搐。

    “师弟!刚才太玄了!幸亏大师兄我机智,先一步闯到凶甲蛛的地盘里吸引了它的注意,否则,我们一行人若是都走了进来,恐怕今日凶多吉少啊!”大师兄也不傻,知道有凶甲蛛后,附近一定有许多毒网,所以走出来时,只要多加观察,还是可以顺利的全身而退。

    方涥撇了它一眼,“大师兄睿智!不知此凶兽身子里可有何宝物?”

    “呃有是有,不过,那玩意取来不易,但价值很高!呶,在凶甲蛛的腹部里,有两个囊袋,左右两边各一个,师弟一击正好分割开,那囊袋一个产胶,一个造毒,产胶的那个囊袋,盖房子可以用用,嘿嘿,不过没有师弟的灰泥好;另一个造毒,给药堂绝对是高价值的回报!其余的嘛~嘿嘿若是师弟不嫌弃,便把八根蛛腿砍下,你的师兄们以后就有武器了!”

    费那么大劲,杀了凶甲蛛,才这么点价值,真当亏本!方涥心里很不爽,但面前的大师兄貌似双眼在放光,“大师兄,你回头去把蛤蟆和其他师兄叫来吧,我去处理凶甲蛛的身子。”

    “好嘞!”大师兄麻溜的跑走了,而且跑的时候蹦蹦跳跳的充满了兴奋。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花瓣小说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