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花瓣小说,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uabantxt.com

花瓣小说 > 玄幻魔法 > 系统从天下第一开始 > 魔界之龙珠 第二十七章 渔村夫妇 第一章

魔界之龙珠 第二十七章 渔村夫妇 第一章

    冰冰拉着车前头走着,不知不觉便来到一处渔村。天马上就要黑了,村民们陆陆续续收工回家,对这辆马车的到来也只是瞥了一眼,并不放在心上。唯有一嘴角带着疤痕的男子,一脸警惕地盯着马车久久不能收回目光。

    即便隔着厚厚的车壁,祝诚也能感受到那道警惕目光,他掀开车帘探出头来与带疤男直视。

    “今晚我要住你家。”祝诚这话是对那带疤男说的,态度并不是太好,至少不是求人的语气。

    按说一般人要么喝骂一句“什么态度”就走了,要么就是直接不予理会转头就走,有那脾气火爆的就上来跟祝诚较量一番,但是那名男子却是反常,他点头答应了。

    “跟我来吧。”而后便在前头带路。

    “吼”冰冰起步,跟着带疤男一路到了他家。

    带疤男的家并不大,房子没有直接盖在地上,而是在地上立着木桩,而后在木桩上搭建起来的屋子,典型的南方水乡建筑,这样防潮。

    “当家的你回来了,赶快……”听到脚步声,屋子里有一妇人走出来,她即便不施粉黛也称得上美丽,肚子微微鼓起应该是怀孕了。

    妇人原本是招呼带疤男上来吃饭,看到马车则转而问道:“这马车是?”

    “两个人,来借宿的。”男子淡淡地回了一句。那么问题了,山山可是一直在马车上,自始至终都没探出过头。

    “好好好,请客人上来吧。”妇人笑脸相迎。

    祝诚先跳下马车,而后十分绅士地伸出手,要扶山山下车。

    山山先探出了头,看到祝诚伸出的手,又看见了带疤男与笑脸相迎的妇人,终究没好意思将自己的手交到祝诚手中,而是选择从另一个方向跳下马车。

    祝诚看着自己的手,苦笑了下也并未说什么,便随着带疤男上去了。

    房子确实很小,除去一个厨房就只要两间卧室,一间主卧一间客房。家居摆设,都很一般,这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渔家。

    “你们先吃,我再去做两个菜。”妇人招呼祝诚与山山坐下,自己则去厨房了。

    桌上摆着两个菜跟一大锅米饭,饭菜用盘子盖着以免凉了,原先是放在灶上保温。

    只不过两道菜并不足够三个人吃,所以妇人又重新捅开了灶火,准备重新做两道菜。

    “先吃吧。”带疤男揭开盘子,示意祝诚与山山吃饭,并没有因为客人来整点酒的意思。

    “打扰了。”山山点头表示感谢,便大方地吃了起来。渔村粗茶淡饭,自然不能跟山山以前吃过的山珍海味相比,但她依旧吃的津津有味。并不是合口味,而是好教养。

    至于祝诚,则是浅尝辄止,饭吃了一口,菜吃了一口,之后就放下了碗筷,提起桌上茶壶,在自己茶杯里倒了杯水,也不喝任由它冒着热气,食指则在桌上轻叩,看着吃饭的带疤男。

    “菜好了……你怎么没给客人整点酒?”妇人端上菜来,却没看到桌上有酒,所以有此一问。自家男人虽说不好酒,但招待客人,不管客人喝不喝,酒总归是要上的,这是起码的礼数。

    “我这就去拿。”妇人说完就要去拿酒,却被带疤男拉住了手。

    “当家的,你这是?”妇人不解,自家男人可不是腻歪人,更何况还有外人在场。

    “熄了灶火就先去睡吧,碗筷我来洗。”带疤男言道。

    妇人微微一愣,现在太阳刚刚下山,可还没到睡觉的时候,但是自家男人这么说了,她只能点头道:“好,你们慢慢吃。”而后便进了卧室,轻轻关上房门。

    三人都吃完了,祝诚与带疤男对视,山山则一脸疑惑地看着祝诚,她感觉这里面有事。

    “先生要去哪里?”带疤男率先开口,打破了诡异的气氛。

    “北上唐国。”祝诚如实答道,转而问带疤男道:“你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带疤男回答,没有摇头,手一直放在桌子底下,而那桌子底下吸着一把铁剑。

    “西陵人?”祝诚再问。

    “不,我是唐国人。”带疤男回答。

    “唐国距离南晋可不远,来做什么?”祝诚喝了口茶,问道。

    “寻仇,为找个答案。”带疤男回答完后,问祝诚:“你们去唐国做什么?”

    “找一个人的晦气,顺便到处看看。”祝诚说完看向山山,因为他还有半句话没说出口“跟山山旅游,增进感情”。

    “千里迢迢去找人晦气,那人跟你有深仇大恨?”带疤男面无表情,但是手已经握住了剑柄,抽剑便能杀。

    “这倒没有,他只是多看了我一眼。”祝诚这话听着或许外人会觉得莫名其妙,但是我相信书友们应该能明白。

    夫子确实是因为在唐国多看了祝诚一眼,而后被祝诚发现,祝诚这才千里迢迢北上找夫子晦气。

    理由十分充分有没有。

    “你的仇报了吗?”祝诚问。

    带疤男答:“算是吧,该死的都死了,不该死的也死了。”

    “为什么留下来?”

    “我妻子怀孕了,我需要照顾她。”带疤男看向妇人房间方向,眼中带着柔情,然后立刻转回头,紧盯着祝诚,身子也是紧绷绷的。

    “大哥怎么称呼?”山山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所以插了一句。

    带疤男并未答话,只是盯着祝诚,眼里就只有祝诚,完全将山山忽视。

    “你叫什么?”祝诚问。

    带疤男果然眼里只有祝诚,祝诚问他即答道:“我姓朝,你叫什么?”

    “我姓祝。”祝诚回答的也很简洁。

    “朝大哥你好,我叫莫山山。”山山自报家门,带疤男听到山山这句,这才正色地看了山山一眼。

    “原来是书痴,失敬失敬。”带疤男说话时,手已经离开了剑柄。

    “不早了,我们住哪儿?”祝诚打着哈切,伸了个懒腰。

    “那一个房间。”带疤男指了指客房。

    “我们睡觉吧。”祝诚站起身,拉着山山便走进了客房。

    按说山山这时会抗拒,但是她没有,经过这段时间与祝诚的相处,她对祝诚也有了些了解,知道祝诚并非登徒子,方才他跟带疤男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

    “你的剑锈了,该磨一磨了。”临进房,祝诚说了这么一句便关上了门。

    噌,带疤男拔出剑,照映着烛火闪闪发光,通体雪亮全然无半点锈迹。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花瓣小说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