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花瓣小说,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uabantxt.com

花瓣小说 > 玄幻魔法 > 再见了,我爱的渣男 > 正文 第278章 猝不及防的求婚

正文 第278章 猝不及防的求婚

    “喂,你在琢磨什么呢?”金烨枫见冯奕飞站在窗边,一动不动地像个雕像,显然是在想着什么,便忍不住问道。

    “我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冯奕飞转向她,夕阳的余辉正好为他镶了一道金边,让他的轮廓与影子完美得引人遐想。

    此时的情景,唤起了金烨枫尘封的记忆,在某一天放学后的教室里,也曾有这样一个身影……这让她有些莫名的心动。

    “什么怎么办?是说冯氏危机的事吗?不是已经解决了嘛?”

    这种心动让金烨枫有些呼吸窘迫,她急忙转移了话题。

    “冯氏的危机好解决,我在想的是令一件难度极高的事,比这个难办多了!”

    冯奕飞走到她床边,神情突然变得异常严肃,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严肃,严肃到她都有些不认识他了。

    金烨枫坐直了身体,也跟着紧张了起来,是什么样的事情这么难办呢?让他露出这种陌生的表情——

    难道是纪氏?据李尔豪说,这次危机是纪氏的阴谋,邓红波应该就是被纪翔收买的内奸。

    那么,绑架她的人也应该是纪翔的人吧!或者,纪翔还有什么更大的阴谋?他的背景很深,很难收拾?

    金烨枫越脑补越害怕,她脸上好不容易出现的血色也逐渐淡了下来……

    “傻子……”

    本来严肃得眉头深锁的冯奕飞,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蓦地抚上金烨枫的额头,并柔声说道:“我们去领证好不好?”

    “啊?”

    金烨枫顿时认为自己一定是在撞车的时候撞坏了听觉神经,她似乎是听错了他刚才说的话,她记得他们在讨论解决危机的事,还是难度很高的……

    “哦,你说让我吃灵芝吗?我好像是得提高免疫力了,最近很容易生病,但是吃灵芝有点太夸张了,吃蘑菇就行了吧!”

    冯奕飞表面看起来风轻云淡,实际上他在说出这句话之前,付出了极大的努力:

    他的胃酸早已崩溃地溢出得乱七八糟,疯狂地侵蚀着自己的五脏六腑,他的希氏束也扭作一团,不住道该怎么伸缩了,总之现在的他,体内的各个系统正在一片混乱中……

    谁知这个可恶的女人,却泼了他一头冷水,居然想假装把“领证”听成“灵芝”,以试图错乱重点,她绝对是成心的!

    “喂,你别给我装蒜!我在和你说的是‘领证’,‘领证’是结婚的意思,你懂吧!或者要不要我说得再明白一点?”

    他觉得自己就快要绷不住了,如果不是顾及着她刚刚从昏迷中苏醒来,他可能……

    他之所以突然变得急不可耐,首要原因就在叶林身上,再次见到叶林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起初,他以为这只是来源于工作上的压力,可是在二环路飙车的时候,他看到叶林比他还拼命,这种压迫感就更加强烈了。

    直到看见叶林抱着昏迷的金烨枫从车里爬出来的时候,这股压迫感就被逼到了顶点,他有一种嫉妒得要发狂的感觉。

    叶林这个人太高深莫测,而且,他总有着不详的预感,只要叶林发力,他小心呵护的宝贝就会被他瞬间抢走,尤其是刚才,他看到金烨枫为叶林脸红的时候,他简直有杀人的冲动了……

    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他有这种危机感——

    十几岁的时候,她已经承认金烨飞是她的男朋友了,他都没有这种感觉。

    七年前,她与他分手,决定和李景灏在一起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害怕。

    那时候他很笃定,就算她结婚了,他只要具备足够的实力,还是照样可以把她抢回来。

    可是,叶林……让他特别、特别恐慌,他感觉叶林就是一个黑洞,会把金烨枫的心吸去,他永远都找不回来……

    所以他忍不住了,虽然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机,他说不定都无法给她最好的婚礼,甚至还有可能给她带来更多危险,可是,他是实在不想忍了!

    尽管他的内心是狂风暴雨,但金烨枫的一句话,却如决定性的冲击波,将他的在惊涛骇浪中顽强求生的小船彻底打翻了:

    “你脑子被门挤了吧,结婚?我们连男女朋友都不是吧?为什么要结婚?”

    她瞪着“无知”的眼睛,露出了同情傻子一般的目光,正“怜悯”地看向他。

    冯奕飞怀疑刚才那场雨是预知雨,是提前为他下的,而此刻天边灿烂的晚霞,正是老天爷在嘲笑他的证明。

    他真想抽自己一个大耳帖子,如果刚才的雷当场把他劈死该多好,省得他现在想钻地缝都没地钻去……

    他突然想到了一首被恶搞的歌曲:

    “我的孤单、孤单、孤单、孤单、孤单、孤单单……”

    正是自己最好的写照!

    看到冯奕飞一言不发地坐在一旁,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金烨枫有些心疼,也有些自责。

    她承认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伤人,但也是因为她太过震惊,她以为他又在发疯,不能怪她残忍,只能怪他平时多行不义。

    “开玩笑也不能这么过分吧……不是说好了不逼我吗?你还说过你会慢慢等我的……”

    不是不答应他,是她根本没有立场答应他,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不符合逻辑。

    她最近偶尔也会反省,两个人每天吃、住、睡都在一起,除了没有实质性的事情之外,和男女同居没有分别!

    她也会自责,觉得这样的行为太不符合道德标准了,可是她更会贪恋的这种“家”的感觉:

    有急着回家做饭的理由,有每天一起吃饭的人,晚上睡觉时也不用再怕打雷,因为身边有个人可以依靠的“朋友”……

    他们虽然是朋友,但毕竟是异性,这种同吃同睡的行为的确不太理想,或许他们不应该继续这样下去,又或许他们应该转变关系?

    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的想法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

    而冯奕飞却被金烨枫的话醍醐灌过会慢慢等她的,他现在在干嘛?他知道,她最讨厌食言的人,他这么做无疑是在招她讨厌!

    想清楚这些,冯奕飞马上恢复了状态,有些撒娇地解释着,只为了掩饰刚才留下的尴尬:

    “咳咳,我算是开玩笑吧,好像当初让你假扮未婚妻一样,就是为了保护你嘛!我想我还得要跟纪翔斗一些时日,只是怕你殃及池鱼……”

    “你十八岁时用这招,二十八岁时还用这招?有没有点进步啊!哼!”

    同样是为了缓解尴尬,金烨枫双手环胸,佯装生气,像平时那样送了一个白眼给他。

    “得,我傻,我笨,我没进步好吧!”冯奕飞只得谄媚地一笑,维持着他日常的厚脸皮。

    此时,门被敲响了,老王像甘霖一样适时地出现在了门口:

    “少爷,听说金小姐醒来了,我这边也收到消息了!”

    “哦,进来说吧!”一听说“消息”,冯奕飞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王叔,您好,劳您担心了!”金烨枫礼貌地朝老王笑笑。

    老王也冲金烨枫点点头,就顺着冯奕飞的指示,坐在了床前的椅子上。

    他只顾着汇报工作,并没有在意两个人之间微妙的气氛:

    “少爷,李局那边已经传来消息了:邓红波供认不讳,说是纪翔指使他盗取公司数据的;三个绑匪也承认了,是燕波辉在纪翔的指使下,雇佣他们来绑架金小姐的!”

    “果然如此!”冯奕飞拧了拧眉毛,“怎么燕波辉还要给纪翔当舔狗啊,纪氏都已经快自身难保了……”

    “通知律师,把证据收集齐,这次我要把纪氏打垮,不能给他们再翻身的机会了,至于纪翔嘛,不让他牢底坐穿,似乎是不可能了,刚出来就作死,这也怪不得我了!”

    冯奕飞冷面如冰,他眼睛里映射出的寒光,让金烨枫都有些心惊胆战,她一时迷茫了,他还是她认识的“大飞”吗?

    “和邓红波说,他如果积极配合,他的家人冯氏会继续照顾……”

    他又补充了一句,金烨枫已经不能分辨,他这是出于善良,还是补刀逼纪翔上死路的方法了。

    “是的,少爷,不过,狗急跳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我还担心纪氏这边会做出对金小姐不利的事……”老王的话是出于提醒和担忧。

    “说得对,这也是我所担心的!”

    冯奕飞再次锁住了眉头,这也是他刚才一时冲动向金烨枫求婚的原因之一,他恨不得每天都把她装在兜里,谁知道那些穷寇还会做出什么卑鄙的事情来。

    “避避风头也好,少爷也可以离开j市,就当散散心也不错……”老王难得提出建议。

    “你的意思是?”

    冯奕飞和金烨枫的目光都惊讶地望向了老王。

    此时,一个坐在大班椅上的人,默默地掐灭了手里的雪茄,他故意把脸放在阴影里,逆着光看向血红色的夕阳。

    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淡定地放到耳边:“是我!”

    “纪氏那边顶不住了,冯氏已经开火了,恐怕……”

    “哼,废物!弃了吧,不再给他任何支持,没用的垃圾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他冷哼一声,挂断了电话,这部手机直接被他卸下电池扔在了垃圾桶里。

    他站起身,走到窗边,亲眼看着血一样的残阳在地平线上做着最后的挣扎,他看得饶有兴趣,虽然他知道它最终的命运必然是被吞没。

    直到最后一丝光芒消失殆尽,他终于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冯奕飞,你这小x崽子,还真是让人期待呢……”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花瓣小说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