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花瓣小说,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uabantxt.com

花瓣小说 > 仙侠修真 > 金陵月 > 第二卷第二卷,红尘历练。 第122章,白庐山的话事人.

第二卷第二卷,红尘历练。 第122章,白庐山的话事人.

    秋月远远地看着那圣洁的白玉兰般的白庐山,使起来一阵仙风,幽忽便赶了过去。

    诸天神佛知道这是军机重地,都不敢跟着来了。

    天眼通拉着我的眉毛,突然跳到我的鼻梁上面,他死死地盯着我说道:“我说先生啊!这地方我们可不能进去的了,会万劫不复的了,会灰飞烟灭的了。”

    “那怎么办?由着她的性子,她可不会轻易罢休的呢。”我无奈地说道。

    “问天问地不如问自心,先生,你赶紧撵上去,劝不回来你也不能抛下她不管呢!”苗苗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真言,她呆呆地看着白玉兰般的白庐山,怯怯地对我说道。

    是的,苗苗的仙级没到那一步,他不知道秋月在天界的崇高地位,只当她是一个普通的小仙女呢!

    充其量,也就是月宫娘娘身边的一个贴身仙娥罢了。

    “嗯!诸天神佛放心,你等在此大荒山脚下等候我们回来,我现在就去劝她回来。”我说完,便立即就赶了上去了。

    “你想好了!如果这次冒然进去,以后可就是我玉清宫的人了。要不然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大天尊不知何时,也到了白庐山下了。

    我看着巍峨耸立在南天门外的白庐山,又看了看大天尊笑容可掬地神思,再看一看白庐山下飘来飘去,不停地寻找着上山路径的秋月,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了。

    “不回答就算是答应我了,秋月任性是三界共认的,你可不能任性胡为,千万不要以身试法,恃才放旷可不大好呢。”大天尊对我耐心地说道。

    “我知道了,天尊!可是秋月她……”我还没有说完,秋月已经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

    找不到登山路径的她,气急败坏地踢了我一脚:“你干嘛?磨磨蹭蹭地。还真天界的第一先生呢?羞不羞啊?白庐山的路都找不到,畏畏缩缩地,赶紧来。”

    她拽着我,压根就没有看到她头顶上的那朵祥云里边,就稳坐着她家里的天尊老大人呢!

    “我……”我一时语塞。

    “还来!一个小小的白庐山,看把你难的。”秋月的神思几乎归零了,她回到了真天界,就是这样无法无天的呢!

    “去吧!回来后将她的神识清理干净,不要跟任何人说起。诸天神佛的神识,我会来给她们全部清理干净的。”大天尊也没辙了,他对我点了点头,无可奈何地说道。

    “洗脑了,是不是就不用回玉清宫了?还是……”我想和大天尊说的,其实是我不想做什么仙官呢!

    “随缘吧!你先去。”大天尊说完,微微一笑,便没了踪迹。

    我跟着秋月,来到了白庐山脚下。

    看着白庐山脚下有一所云屋,于是我便拉着她跃上了云屋顶上。

    “你先四处看一看风景,等我仔细地再想一想。”我陪着小心地对秋月小声小气地说道。

    “你真笨!还真天界的先生呢。呵呵呵呵,一座白庐山就把你难住了。”秋月衣袂飘飘地站在云屋顶上,得意地向我发起难来了道。

    其实,我是不想被她家的玉清宫给困住我的神思,哪样的话就没有了自由身了。

    一入玉清宫,凡事都得听她老子和她的了,压根就没有什么自由可言了……!

    我不理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没法子!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先生!你要想好了,一旦踏入白庐山,以后可就是劳碌命了,就跟老朽一样一样的。”白庐山脚的守护神云仙“白云子”,笑嘻嘻地悬浮在屋前的空气里,白发苍苍地他十分诚恳地对我说道。

    “额!白云子,你老近来可好?”我与他施礼道。

    “好啊!整天给白庐山守大门,能不好吗??先生,听说你去东方魂场收魂去了,怎么有空跑这里来潇洒来了啊?”白云子与我施礼问询道。

    “哎!别提了,还不是为了伺候屋里的那个人。侬看哈,就是我旁边这一位啊!”我指了指秋月,苦笑着对他说道。

    “冷月宫少宫主?还是……”白云子疑惑不解地问我说道。

    “额!你老不曾见过她,确实是冷月宫少宫主。”我说道。

    这是秋月众神皆知的公开身份,所以我说出来,大家都会信。

    因为秋月身上隐隐约约还有着许多玉清宫的影子,所以在玉清宫的属下面前,他们多半会有所怀疑。

    “额!老朽自从仙学院与先生一别,人间早已又历经了一万多年了!想当年要不是先生举荐,老朽这一身的本事,可不得依旧要浪费在哪些云山雾海,子虚乌有的四海八荒了呢!恭喜先生喜获佳人芳心了!想来月宫娘娘,那太阴星君也是看顾先生得好,所以才会把这么漂亮的身边贴心丫头拱手相让与先生你了呢!恭喜恭喜!”白云子笑嘻嘻地与我祝贺道。

    嘿嘿!他一样当秋月是太阴星君的得意弟子了。

    “想必是这样子的吧!哦,对了。白云子,这白庐山究竟如何才能进入呢?”我敷衍着他,索性便问起上山的路径来了。

    “哦!这个……先生还想要进入白庐山?我还以为先生看一看就好了的呢!……这个……这个……!”白云子为十分难地对我说道。

    “你不方便说就算了。我另外想办法吧!不能为难了老仙家。”看着他吞吞吐吐的样子,我知道他这是职责所在,不敢轻易泄露了天机呢。

    “老兄!你不就是个门卫吗?知道就言语一声,别那么小气。某一天你到了月宫,迷了路,说起我冷秋月来,说不定还会有人给浓指指路什么的,知道就说不知道就被拉着先生废话了,耽误他想上山的办法。”秋月看了一圈下来,见白云子与我纠缠不清,于是直截了当地打断了我们的谈话。

    “秋月小姐,我这不是职责所在,不敢乱说嘛!”白云子一脸不是一脸地,十分尴尬地说道。

    我知道,要不是顾忌我的颜面,凭他知道的这秋月身份,他是不会这么客气地了。

    “你老请回吧!我另外想办法。”我对白云子说道。

    “哪就不好意思了,先生。”白云子说完,苦着个脸进入了我们脚下的云屋去了。

    嗯!忘了交待:白云子当年在仙学院精修时,他的法门课讲师就是我。

    所以他对我十分客气,也比较尊重。

    “想到了没?想到了快点带我去啊!老?,你快一点。”秋月瞅了一眼心不在焉地我,催促道。

    “嗯!我先去试一试,你再耐一会。”我安抚她说道。

    “你快点。”秋月答应了我说道。

    对于白庐山,我了解不多。

    不过这里边驻守的仙眼大神,早年间在三清宫三界神学研究院有过一些交集。

    那时候我是书记,他是文案。

    我努力地回忆着仙眼的一些日常行为习惯,常年不会更改的一些行为习惯。

    说起习惯来,仙眼还真没有什么独特的习惯呢!

    出了两只眼睛轮流当值,入定时也会睁着一直眼睛以外,还真……额!等等,不对。他有一个习惯,一直都有的一个日常行为习惯,与众不同的行为习惯。

    他喜欢吃酸菜,那种老坛腌制再晾晒干净的一种干酸菜。

    要吃时,将这种煮了五六成熟的大青菜揉在土坛子里边,待坛子里边酸爽味出来时,再将带着粘液的酸菜一根一根捋直,在太阳底下晾晒成干酸菜,要吃的时候在煮成酸汤,喝起来十分爽口的一种消暑去火的神汤。

    是的,就是它。

    每当红尘客栈中的农家老妪煮食这种酸汤时,仙眼都会在九重天偷偷地偷着吸食汤锅里边汩汩汩汩直冒的酸爽气味。

    嗯!是的,上山的路径必然少不了这种味道。

    我就不信仙眼独守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会介得掉这个臭毛病。

    想到这,我不免高兴地对秋月说道:“有了!不过这路上可能会味道不大清爽,你要有心里准备。”

    “什么?路上有味道?什么味道?”秋月睁大了眼睛,奇怪地问道。

    “吃过老坛酸菜吗?就是那种味道。不过,要比哪个酸爽得多,还有一股古典的清香味。”我向她简单粗暴地解释道。

    “尸变的味道吧!”秋月想都不想地便怼起了我来说道。

    “尸变?你真会想。被牛首山麓的两只女鬼给你搞出恐惧症来了吧?那可是一种清心明目润肺止咳的无上良药呀!而且还消暑清凉,特别解渴。”我接着解释道。

    “哎呀!别啰嗦了,管他什么酸呢!看白庐山要紧,赶紧带我去。”秋月对我,从不客气却也从不拐弯抹角地。

    “遵命!冷大美人。”我与她打混道。

    拉着我的手,秋月走得就不得不慢下了脚步了。

    因为文弱的缘故,我在真天界从来都不敢耍酷,只能装憨了。

    “额!这不是?师兄嘛。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仙眼的元神站在了我和秋月的面前,拦住了我们的去路,他十分客气地与我拱手相让道。

    “师兄别来无恙啊!恭喜师兄高就,小弟陪秋月来白庐山四处走走,顺便拜访师兄呢!”我尴尬地与他施礼说道。

    “哈哈哈哈!师兄,你是明知故犯呐?还是你压根就是在装糊涂呢?”仙眼的元神嘲笑起我来了。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给我们让路,不过,他应该知道秋月的身份。

    说不定,他是得到了大天尊的指令,所以才会故意为难我们的。。

    呵呵呵呵!他坚持不了多久,我敢肯定。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花瓣小说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