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花瓣小说,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uabantxt.com

花瓣小说 > 玄幻魔法 > 妾生于名门 > 江湖夜雨十年灯 第一百零三章

江湖夜雨十年灯 第一百零三章

    云虞问道:“那为什么七十二个时辰之内不能……不能……相思动情?”

    那女子道:“这花是我族图腾,情花的刺上有毒。大凡一人动了情欲之念,会心血加速,速急攻心,情花刺上之毒对无情无欲之人毫无害处,但有情之人若是碰上立时使人痛不可当。”

    云虞听了,觉得竟有这般神奇的事,心里将信将疑。

    两人缓步走着,此时已日头高挂,此处又更是阳光照耀,地气和暖,情花开放得早,有好多还结了果实。但见果子如同地上石头,灰不溜秋,表皮凹凹洼洼,有的却有如同璞玉,通体剔透,美的耀目。云虞道:“那情花如此都是一样的妖艳美丽,这结出来的果实怎地天差地别?”

    女子笑道:“情花的果实是没有人去吃的,酸辣辛苦各种滋味难以下咽,有的更加臭气难闻,令人闻之欲呕。”

    云虞一笑,道:“难道就没甜如蜜糖的么?”

    那女子向她望了一眼,说道:“有时间有也是有的,只是你看那颗看上去如同璞玉的果子说不定是怎样的恶臭难当,但那如同石头一样的果子说不定到时味道甘甜,可是难看的又未必一定甜,只有亲口试了才知。十个果子大都九个苦的,因此大家从来不去吃它。”

    云虞心想:“这书当真叫的情树一名,爱情的情味初时虽甜,到后来也确实大都苦涩,就如同她一样。可难道一对男女倾心相爱,相思之意,定会令人痛得死去活来?到头来定是丑多美少吗?难道小不同哈巴特将来……也会如同自己和南风……”

    可她一想到南风,突然手指上又是几下剧痛,血脉加速流动直冲心脉,顿时心脏便揪在了一起,这才信这女子所说果然不虚。女子见了她这等模样,嘴角微微一动,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又住了口。

    这时朝阳斜射在云虞脸上,只见她眉目清雅,肤色白里泛红,甚是娇美。女子笑道:“我曾听母亲说故事,说古时有一个皇帝,烧烽火戏弄诸侯,送掉了大好江山,不过为求一个绝代佳人之一笑。可见一笑之难得,原是古今相同的,怪不得二公子将姑娘奉心上了。”

    云虞道:“世上皆知美人一笑的难得,说什么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其实美人另有一样,比笑更是难得。”

    那女子睁大了眼睛,问道:“那是什么?”

    云虞道:“那便是没人自己由心发出来的笑了。你见我笑可知我心中并不开怀,你家二公子将我绑来,未征得我的同意,你说的奉心上我并不能理解……”

    她话还未说完,女子便笑道:“姑娘可别这般说,二公子让我们将你奉为上宾,姑娘可知下宾可是没有这般如同姑娘一样的待遇的。”

    “哦?”云虞不解:“莫非你们这儿也分个上下?”

    那女子道:“我们这里是炎沙镇的秘密之处,炎沙镇上无人知晓我们这绿洲之地,但我们却对炎沙镇上的一切无不知晓,也总有人在幻梦之中迷失从而进来我们这绿洲之地,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姑娘一样好运气。”

    云虞问道:“这又如何说?”

    “姑娘还是不要多问,二公子说中午要请姑娘吃顿晌午饭。”那女子神秘一笑,道:“这条路往前穿过森林,姑娘不需要再问,便明了了。”

    云虞点头默然,果不其然,远远的,云虞便看见一片一望无际的参天大林,那片森林连接着碧蓝的天空,天空中一轮朝阳挥洒日光落下,许是这浓浓的阳光透过了树叶的缝隙,远远看去,那地上闪着被阳光映上星星点点的斑驳白光,白光又成片成片的给连成一片波光粼粼来,如梦如幻,恍若仙境。这沙漠中从未见过一片绿洲,这一路走来,从戈壁到荒芜的沙漠,偶有矮小灌木也都是草黄色,怪不得这里叫绿洲,她收下心中讶异,跟随女子一路走进森林眼前却又是另外一番情景了。

    原来那星星点点的斑驳白光竟是由白骨反射而出!

    云虞压下心中诧异,捂住嘴,道:“这叫什么绿洲?。但依我之见,还是改一个名字的好。”

    那女子道:“改什么名字?”

    云虞道:“白骨森林好了。”

    女子奇道:“为什么?”

    云虞道:“这森林远远看去犹如仙境,走近才看清楚这地上竟都是惨白的人骨,阳光照射在人骨上反射出那些星星点点的波光。莫不是这些树便是以死人做肥料。”她心中隐隐明白刚才女子话中的意思,但又觉不可置信。

    “也不尽然啊,”女子的笑忽然让人觉得有点儿可怕,她理所当然道:“只有炎沙镇的下民才会被当做树肥,上民闯入的话就杀了再扔出去就行。”

    “这,难道你们就不怕遭报应?”云虞见她视人命如同儿戏,不禁心中寒颤。

    那女子却格格娇笑,她容貌固也算得甚美,但比之杜晓梦还差一点,但其神态间不经意流露出的柔媚俊俏,却并不逊色,云虞心中比较,觉此女子举止投足完全不像个普通女子,虽容貌不胜晓梦,但气质却胜于她。她秀雅脱俗,应当是生下来就没吃过苦的,自有一股清灵之气,可心性却似乎让人琢磨不透,当她说到用人来做肥料时,面上依旧是秀雅脱俗的样子,毫无别色。

    云虞收了心中轻快,不再将她当做普通女子对待。

    女子完全未曾察觉到云虞心中转变,只觉她问这样的问题好生有趣,她生下来便见族人以死人肥树,从未有人问出这个问题,面对这些骸骨早已吓得腿软话都说不出,不晕了就算好的了,而且族内各人相见时都是冷冰冰的,连说有趣的事表情也不丰富,昨日听闻二公子带回一女子,她便要了这女子的居所,今日一见,此人生性跳脱,更有趣的事,二公子似乎对她上心,而她心里却另有所属。

    她心中欢愉,笑道:“怕什么报应天谴?实力才是王道。”

    云虞一怔,无话可说。

    而就在此时,炎摄不知何时来到她们二人身边,果然这个女子不是普通人,她居然挽上了炎摄的手臂道了句:“夫君,你来了……”

    夫君……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花瓣小说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