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花瓣小说,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uabantxt.com

花瓣小说 > > 如花美眷 > 章节目录 第28章 【28】

章节目录 第28章 【28】

    朱锦帆不是谢隽,从没自诩过是正人君子。

    非但不想做君子,他还就是要仗着自己皇室子弟的身份算计算计那个傅姓商人,以便帮他自己和谢隽一并报了侮辱之仇。

    在他心里,潘娆选择留在傅姓商户身边,而不是谢隽和他身边,这就是侮辱。

    朱锦帆,身为当今圣上的堂孙,权贵中的权贵,在京城都是横着走的,何况在这金陵。他自信只要他出手,背无权势倚仗的傅姓商户,也只能乖乖落入自己圈套。

    朱锦帆难得能沉下性子来好好办一件事,所以,之后的一个多月时间,他再没踏足过傅宅半步。

    不过,虽人没踏足,但日日却是能得到他遣派在傅宅四周盯着的人的汇报。听说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那傅姓商户身子已经好了大半,可以出门了,他便就急着开始设他的局了。

    而对此,傅世安也并非一无所知。

    那日傅世安让刀疤三更来找他,派给他的差事,就是让他反去盯着朱锦帆,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即刻来报。

    谢隽走了,谢隽留下的人不足为惧。但这朱锦帆,素有一个“混世魔王”的称号,傅世安并不觉得他真的会安分守己。

    这月余时间来,潘娆对傅世安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在她的精心照料下,傅世安身子虽说还没好全,但总归是好了大半。

    大夫来诊了脉,表示基本已经无甚大碍。

    对此,潘娆十分有成就感。

    也总算松了口气,他人没事就好。

    月余时间的朝夕相处,虽不说感情能突飞猛进到可以即刻如胶似漆双宿双飞的地步,但感情总归是比之前好很多的。尤其是,潘娆如今已经做了选择,打算彻彻底底跟在他身边了。

    既是拿他当夫君看,搂个小腰牵个小手什么的,她虽害羞还不太能适应,但每回也都没拒绝。

    在傅世安心中,没到最后一步,他总归还是不放心的,总怕她心中还是想着谢隽。不过,他虽心里在意,但这种时候,自然不会强来。

    夫妻敦伦,自是得你情我愿才好。逼她,强她,虽然凭他的手腕和力量也能做得到,但他不愿。于目前二人间的状况来说,显然自然发展最合适,一切水到渠成,才是最好的。

    若真强行做了违背她意愿的事,想来之前的一切努力,全都会功亏一篑。

    这不值得。

    傅世安知道这段时间来,她爱管自己,也知道如今天冷了,她不愿让自己出门去外面吹冷风。但他在这方面也是存了些心机的。

    他喜欢她拧着脾气管自己的那种感觉,他觉得这也是一种爱,是一种关怀。

    所以,隔三岔五的,会故意趁着她人不在的时候,一个人跑去外面廊檐下坐着看雪。然后等她人回来后,会故意装着没躲得及时的样子,让她抓住自己。

    故技重施,屡试不爽。

    她好像真的挺傻的,实在没什么心机。

    若是换成他,一次两次,最多不过三次,他就能看出端倪了。可她没有。

    他这都故技重施过多少回了她每回都真信他就是贪恋外面的新鲜空气,而不是为了别的。

    潘娆只是没有那么多弯弯心思,但她也不傻。这次喂他吃完药后,就猜到他又要偷偷跑出去了,她就故意装着要去厨房忙的样子,然后等他脚才踏出房门来,她就立即冲出来,抓了个现成。

    傅世安是真不知道她故意躲着就是为了抓自己,一时倒是懵住了。

    转而反应过来后,就又笑了。

    他语气温柔的讨好着人说“下次再也不敢了。”一边说,一边乖乖把腿撤了回去,往屋里走。

    潘娆信他才怪,一脸不满的哼哼唧唧说“爷这都是第几回了如今竟连岁余都比不上了。你是不是觉得大夫说你已经大好,就全然不放在心上了如果你不爱惜自己身子,那我以后也不管你了。”

    潘娆是有脾气的人,不过,她性子软,纵发点脾气,也不吓人。

    温温柔柔的,话也不会说得太过分,最多就是生气,然后不理人。

    但就是这样,对傅世安才最受用。

    傅世安颇小心翼翼看了她两眼,然后哄着说“我只是觉得屋里有些闷,想去外面透口气而已。其实我没打算出门,本来就是打算只站在门口的。”

    潘娆才不信他的鬼话,都被她抓了多少回了还在这里骗人。

    “那你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到底心软,不忍心真的和他冷战,最终还是给了机会。

    “我发誓。”傅世安立即抬起右手的三根手指来,十分认真,“以后一切都听娆娘的,你让我出去,我才出去。以后不管去哪儿,我都如实向你汇报。”

    潘娆也不是这个意思,她只是在意他的健康,并没有要盯着他一举一动的意思。

    她总算是语气好了些,认真说“我也不是不让你出去,但你出门得多穿点,手里也得抱个暖手炉才行。而且,不能站在风口。等过了冬天,天气渐暖了,你身子又好全了,到时候你想去哪儿,我都不会管的。”

    “如今我已经被你管得习惯了,若哪日你突然不管我,我怕是会不习惯。”他笑着,目光温柔望着人。

    潘娆明白他的意思,轻轻“嗯”了一声。

    小闹了一场,此番就算是揭过去了。潘娆如今在金陵城大有名气,除了照顾傅世安这个病鬼外,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每日,她都会和大嫂桂氏碰个头。桂氏掌外,她掌内,妯娌二人倒是把如今傅家名下的成衣铺子打理得越发红火。

    傅世安见妻子已经坐去窗边开始做绣活,他也识趣,随手捡了本书,跟坐过去。

    人才坐下,书还没看得进几个字,外面就有人进来禀说“敦王府里来人捎了二王子的话,说是他在福满楼摆了席,邀了几位公子一起聚聚,三爷您也在邀请名单中,这是请帖。”

    傅世安并不意外,笑着从丫鬟手里接过请帖来。

    潘娆却如临大敌,一颗心惴惴不安,她问傅世安“能不能不去”

    傅世安将请帖展开,随意瞥了眼后,搁置一侧,回妻子的话道“怕是不能。”

    “那去了会遇到什么危险,三爷可能预测”潘娆此番心里更是厌恶那个朱锦帆。她自是明白的,这于傅公子来说,就是鸿门宴,去了准没好事。

    傅世安说“娆娘不必担心,不论他会做什么,我答应你,我定能全身而退。”

    “真的不能寻个借口不去”潘娆不是信不过他,她是信不过那朱锦帆,“你如今尚在病中,就托病说出不了门。”

    “恐怕不行。他憋了一个多月,就是等我好的差不多的时候送了请帖来,怕就是不想给我找借口。躲过这一次,总还有下一次,逃避不是办法。”

    傅世安倒不甚在意,说话时也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语气。

    见是非去不可了,潘娆实在担心,一再叮嘱“那你万事小心。”又开始把朱锦帆曾经在京城时候的旧事拿出来说,桩桩件件,都是丑闻,“他实在不是一个好人,更非君子。”

    见妻子关心,傅世安便把人搂到怀里来抱着,没有用力去抱,就轻轻拥着人。

    这些日子虽说已经习惯了他时不时对自己的一些小动作,但总的来说,这些夫妻间原就该有的亲昵举动,她还是不太习惯的。不过,虽不习惯,但也能接受。

    “放心吧,肯定不会有事。”傅世安再三保证。

    “嗯。”潘娆这才轻轻应了一声。

    侧脸贴在他胸口,蹿入鼻间的,是他身上淡淡草药味混杂着他身上特有的冷香这是属于他的味道,和她自己的、和别人的都不一样。每回闻到只有他身上才有的味道时,她总会面红心跳。

    有那么一点喜欢,但又有点害怕。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朱锦帆以为这傅世安会不敢来,或者说,总得推三阻四一番。他都一应想了许多对付他的法子了,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爽快的就赴约来了。

    这实在出乎他意料之外。

    说是组了个饭局,但傅世安入包厢的时候,除了看到这位敦王府王子外,也并未见到旁人。

    不过,对此他并不感到意外。

    傅世安大病初愈,瘦了几分,原就是清隽绝色冷若白莲的长相,如今越发将其清冷孤傲的气质彰显得淋漓尽致。

    脸上虽笑着,可眼里没有半分笑意。明着十分恭敬,但他的从容大方不失体面,让朱锦帆看不到他对自己的半分恭敬和畏惧,从而更是火冒三丈。

    “草民拜见小王爷。”傅世安不卑不亢,从容自如。

    这是朱锦帆和傅世安第一次见面,他也终于有些明白,为何那潘娆会心甘情愿选择跟在这一介商户身边。虽说他身份不行,可论长相,便是他见多识广,也还从未见过比他长得好的男人。

    撇开别的不说,潘娆和他,从长相上来说,倒真是登对。

    但他们越是般配,朱锦帆就越是生气,火大。

    “傅世安,你还算有胆。”朱锦帆不欲多废话,只举起桌上一杯酒来,递过去,“你若识抬举,便把这杯酒喝了。”

    “多谢小王爷赏酒。”傅世安伸手接过,却在凑近鼻子的时候,闻出了酒里的不对劲。

    傅家生意牵涉甚广,遍布各地的香料草药铺子,有很多。这酒里下了什么药,他一闻就闻了出来。

    既是闻出了酒里所下之药,傅世安自然也猜出了这位小王爷是想怎么算计他的。他只是稍顿了一瞬,而后扬唇一笑,并没有犹豫,直接仰头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见状,朱锦帆心里舒爽多了。

    他拍了拍手,扬声朝门外道“进来吧。”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花瓣小说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