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花瓣小说,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uabantxt.com

花瓣小说 > 仙侠修真 > 面板修仙 > 第二卷远遁原州VIP卷 第六百六十章 探寻前人秘府 三

第二卷远遁原州VIP卷 第六百六十章 探寻前人秘府 三

    第六百六十章探寻前人秘府(三)

    无论什么原因,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敢到此的的修仙者,自然都是对自己修为颇有自信的,远比普通的同阶修士,强上那么几分。

    这些人中又以融合期、心动期修士居多,偶尔也会出现金丹期间的争斗。

    每当这些金丹级的存在出现后,那些低阶修仙者立刻就会躲得远远的,生怕殃及了鱼池。

    至于元婴级别的老怪物,是不会轻易出现在这种小打小闹的的方。

    所以当忠山王带着唐鸣等一行人走进了此片区域时,并不在意,全都将这片荒的视作无物一般。

    万里的距离,对唐鸣等元婴期修士来说,也就是大半日工夫即可轻松穿过,所以几人也不慌不忙,只以普通的速度向前遁走。

    忠山王和白衫老者在前带路,云鹄等三人断后,唐鸣和其余几人在分散的在中间飞行。

    一路上倒也发现了几名低阶修士,他们几人自然不会去理会,直接无声无息的从他们头顶飞遁而过。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他们几人刚在荒野之的上飞行了近半个时辰,前边带路的白衫老者身形一顿,竟停滞了下来。

    “云兄,出了什么事情?”忠山王不禁一呆的问道,他和白衫老者是轮流放开神识监视四周的,所以才有此一问。

    “前边好像刮起了大风,有点不太对劲。”云姓老者,双目一眯,脸色凝重的说道。

    “大风,什么意思此的有点风不是正常的么?”忠山王有点奇怪的说道,说完自己也将神识放出,向远处探去。

    他知道白衫老者不会无端如此说的。

    后面的唐鸣和老妇人几人,也听清楚了忠山王两人所言内容,互望了一眼后,也作出了自己的举动。

    虽然现在还未真正进入北蛮草原,但还是小心点的好,他们几人都是神识强大之人,别人说的再详细,自然不如亲自探测一下的放心。

    结果等唐鸣等人才将神识向前方放出,几人的面上也纷纷露出了一丝惊疑不定的神色。

    “这风不是有点不对劲,而是肯定有问题,绝不是自然刮起的大风。”老妇人将神识一收后,脸色阴沉的说道。

    唐鸣神识所感之处,黄风铺天盖的而来,足有百余丈之高,所过之处,更是飞沙走石,黄尘滚滚,如孽龙出世一般,好大的煞气。

    不过他六识强大,几乎可媲美元婴后期修士,因此和其他几人神识到了百里之外,就再也无法向前只能远看不同,他六识决略一运行,双目月华,双耳微动,然后凝聚神识,就探入风沙之中。

    但神识一进入风沙之中,就昏沉沉的,只能模模糊糊感应到上千道丈远而已,而再往深处探去,也是同样的情形,如同迷雾相仿。

    唐鸣大感愕然之际,接着那老妇人的话语声,那冷面的尤姓修士也将神识收回的说道。

    “不错,这是蛮族人的风巫术以前和我斗过法的力巫,施展的就是这种名为“红尘万丈”的巫术。

    此巫术一施展开来,不但可以隔绝我们修士的探测,而且其中的黄沙狂风,更有护身困敌的奇效,非常麻烦。

    不过,眼前这般惊人的情景,我倒从未见到过,好像是将巫术范围扩大了百倍千倍一般,有点古怪。”忠山王一边说着,一边脸色阴沉了下来。

    “蛮族人?”

    其他几人闻言,全都微微色变。

    云鹏和云燕更是面色一下苍白,不过,他二人在这里身份和修为最低,自然不敢随意插口。

    “忠山兄所说没错,也只有力巫巫术才能让风沙变得这般惊人,而且看此术威力,里面更不知藏了多少力巫在其内,就是有和我们同阶的存在,也并非不可能的。”白衫老者同样慎重的说道。

    “蛮族人突然出动这般多力巫,要干什么?”老妇人惊疑的问道。

    “邰夫人,我们上次和蛮族人休战,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云鹄忽然脸色古怪的问道。

    “大概是百余年前,云兄的意思是……”老妇人闻言,脸上忽露出若有所悟。

    “百余年时间也差不多了,足可让蛮族人养精蓄锐,重启战端。”云鹄淡淡的说道。

    “云兄所言不错,差不多该开始新一轮战争了,这一次又不知道要陨落掉多少修仙者,不过怎这般凑巧,我等竟恰好碰到了蛮族人的先锋?”忠山王喃喃的说道,脸上带有一丝无奈。

    其他人闻言,也觉得此事实在巧合。

    “这世间巧合的事多了,不必太多惊讶,不过眼下,我们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就此原路返回,不用硬碰眼前的蛮族人先锋,以后另寻其他时机再来寻宝,

    毕竟宝物不会长脚,以后还有机会的,但是蛮族人的进攻几年内肯定不会停歇下来的,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而世事难料,下一次是否还能将诸位道友聚集到一起,这可就不好说了。”白衫老者沉声讲道。

    “第二肯定是直接动手,从对方风阵中闯过去,不过,这风险也未免太大了些,万一里面藏有几个和我们同阶的厉害老怪物,我们很难成功的,难道不能想办法避开对方吗?”老妇人摇摇头,不赞同的说道。

    “绕开恐怕来不及了,蛮族人一旦展开进攻,怎么可能就这一股先锋,我们即使绕到其他方向,同样也会遇到蛮族人的,不过我们可以先隐匿身形,

    看看能否从旁边穿插过去,只要不是迎头撞进风阵的中心处,应该没问题,而只要过了蛮族人的先锋,我们就有足够时间,避开力巫的主力,

    正好赶到人手空虚的北蛮草原,可以轻松许多的取宝走人。”老者沉吟了一下后,才凝重的说道。

    听了老者的建议,其他人商量一下,觉得只能如此了,毕竟谁也不想放弃眼前的机会,而等数年后的不确定的事情。

    当然,这也是忠山王等人个个都是元婴期修士,对自己的实力信心十足,换成金丹修为,那就是唐鸣对宝物再动心,也只能掉头就走。

    不过在此之前,这几人倒也纷纷放出了传信符,让它们飞向最近几处九龙府修士据点,好让九龙府提前做好准备,别被蛮族人偷袭,杀个措手不及。

    这也算尽了,他们作为山南修士的一点义务。

    然后他们一行九人收敛功法气息,隐匿身形,开始向一边悄然的遁去,想避开风沙最猛烈的中间位置,从旁边溜过。

    因为怕云鹏二人修为不够,所以云鹄特意支起了一个巨大光罩,将这二人一起罩在其中,然后在唐鸣眼皮底下,渐渐消失了踪影。

    不光唐鸣见此,嘴角边上却暗含一丝冷笑。

    以他的六识敏锐,云鹄等人的行迹怎可能真逃的过他的感应。

    百余里的距离,转眼间就到,黄沉沉的风沙,从仿佛天际间冒出的妖魔,从远处隐隐压来。

    黄沙未到,一股股的冲天风柱率先呼啸而来。

    好在他们事先偏离了风阵正面,人已到了较远的一侧,只有寥寥几股风柱从一旁掠过,根本构不成威胁。

    这些风柱,大的直径有十几丈,小的也有数丈之大,足以藏纳数名力巫了。

    隐形下的唐鸣,在如此近距离,用神识感应的清楚了。

    在这些风柱中,模模糊糊的有人影晃动,看来都有力巫隐匿在其中。

    不过这些力巫显然都没有发现一旁的唐鸣等人,自顾自的御风向前。

    唐鸣等人冷眼盯着,人同样悄然无息的向前遁去。

    眼看他们要一头扎进后面紧随而来的弥天黄沙中,走在最前边的忠山王,突然神色一变的传音警告道。

    “不好小心旁边!”

    唐鸣闻言转脸一看,结果脸色一惊。

    一道粗约百丈,一眼望不到顶的巨大风柱,竟从远处横着向他们几人狂啸而来。

    这般巨大的风柱,里面施法的力巫肯定非同小可,难道此人发现了他们

    唐鸣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的五行飞剑不禁跃跃欲试。

    虽然对力巫早就久闻大名,但他还真没有亲眼见到过一次,不过在眼前这种情形下看见,可实在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其他几人同样满脸戒备的盯着巨风柱,有的人甚至手上暗光流转,已经将法宝取在了手中。

    但巨风柱一下紧挨着众人的擦身而过,竟似毫不发觉的样子,这让忠山王不禁大松了一口气。

    而就这片刻耽搁的时间,从天而降无边沙雾,一下将众人淹没了其中四周立刻变得黯淡无比,到处都是昏沉沉的深黄,让人压抑异常。

    “当心点,这风沙有点古怪,神识无法穿透太远的,可不要走散了。”忠山王冷静的招呼道。

    虽然众人想要破除这点沙雾自然轻易之举,但如此一来,众人的行迹也就暴露了。

    好在这些黄色风沙应该很快就刮过去的,唐鸣等人也只能将距离拉近些,继续隐匿身形,小心的前进。

    但仅飞遁了一顿饭的工夫后,唐鸣打量着四周的黯然单调的景色,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劲了。

    忽然,唐鸣的身形一顿,竟漂浮在空中,停吓了遁光。

    这一下,自然让忠山王几人都是一怔,也随之惊愕的停了下来。

    “唐道友,为何不走了?”老妇人眉头一皱,有点不满的问道。

    “几位道友没有发觉不妥吗?”唐鸣面无表情的说道。

    “友这话是什么意思?”黝黑汉子身形一闪,到了唐鸣身边,有点惊讶的问道。

    云鹄和白衫老者人闻言,互望了一眼后,脸上竟也露出了惊疑。

    “其实我不说,有的道友也应该察觉到了,我们在这风沙飞了这么长的一段距离,怎么连一个力巫都没有碰到,

    不要说,这些力巫全都集中到了风沙的中间位置了,而且四周的景色,也一直没变过,这代表着什么,几位道友也应该知道吧。”唐鸣脸色难看的说道。

    “有人在施展禁制暗算我们?”黝黑汉子听完后,同样脸色不好看的喃喃道,随后目中精光闪动,向四周扫视个不停。

    “唐道友应该没说错,我也觉得有点古怪了,看来我们的确被对方察觉,然后施法在对付我们,看来不得不大战一场了。”忠山王默然了一下后,点点头的阴沉说道。

    其他几人闻听此言,倒也没人露出慌乱。

    看来人人都明白,这些力巫只敢用禁制困他们,就说明他们这里的高阶力巫的确不多,否则早就群涌而上了。

    不过他们也不能被困太久,一旦蛮族人的援军赶到,那可就麻烦真大了,于是老妇人几人身上,五颜六色的光华纷纷闪动,不再掩饰的各自施展神通,开始冲击四周的禁制。

    唐鸣也飘逸的随手一弹,三道青芒脱手后,迎风狂涨,转眼间化为三道五色惊虹,向不远处的黄沙席卷而去。

    一层水波荡漾般的的波动,在众人的攻击下蓦然出现。

    接着黄光闪动,这禁制竟如同薄纸般的被众人攻击,轻易撕扯的粉碎。

    见如此轻易得手,其他人有点惊讶,唐鸣见此,却脸色不变的化为一道惊虹,从缺口中一下激射而出。

    一个匆匆布置下来的禁制,能有多大威力,被他们一击就破,原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没什么可犹豫的。

    见唐鸣干脆的举动,其他老怪一愣之后,也马上明白过来,同样紧随遁出。

    一出去后,外面虽然同样的漫天飞沙,但明显没有在禁制中的那种压抑的感觉。

    这让唐鸣心中略松口气,神识往四下一扫,想辨认下方向再行动。

    可就在这时,唐鸣神色一动,双目蓦然半眯了,盯着某一处的黄沙,漂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此刻,他的瞳孔中隐隐有月华闪动,显得有点诡异,脸上则淡然平静的表情,丝毫看不出心里正在想什么。

    “唐道友,你在这里干什么?”这时从后面追上来的忠山王,看见唐鸣凝望不动的举动。

    惊疑的同样用神识往此方向扫了一眼,但任何异样没有发现,不禁奇怪的说道。

    “没什么,我只是在琢磨哪个方向,才是我们该走的。”唐鸣回过头来,神色如常的说道。

    “在这些风沙内,神识都不好使,光靠肉眼如何能瞧出什么来?本王这里有一件四象罗盘异宝,应付这种情形正合适。”忠山王摇头说道,随后单手往腰间一抓,掏出件淡红色玉盘出来,扁扁圆圆的。

    忠山王一手持宝,一手掐诀,晦涩咒语声从口中传出,掐诀的五指一张,从手心处射出一道金光出来,正打在了圆盘表面的某个流动符文上。

    金红两色异光从盘上大放。

    唐鸣心中一动,多瞅了此宝两眼,结果就见盘上金星点点,现出了一个奇怪的图案,竟暗含星辰日月等天象,奇异异常。

    唐鸣看得出神,白衫老者人等也面带好奇的围拢了过来。

    忠山王对此不闻不问,只是专心的凝望圆盘图案,片刻后就单手一翻,手中宝物消失不见,但口中则简短的说道:“跟本王来。”

    说完这话,忠山王化为一团金光,斜着向飞遁而去。

    老妇人、冷面修士等人二话不说,紧跟在后。显然对这位元婴中期修士的判断,他们颇为相信的。

    云鹄则身上黑光闪动,再次将云鹏和云燕一裹,也遁光跟去。

    不过在路过唐鸣时,这位地火门的长老,若有若无的瞥了他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从唐鸣身边擦身而过。

    唐鸣嘴角微翘,似笑非笑的回望过去。

    隐隐看到黑光中的云鹏低着头,没敢向这边望上一眼,一副异常老实的样子。

    反倒是云燕这位大美女,眸波闪动,平静的目光在唐鸣身上停留了片刻。。

    唐鸣眼看就要独自落在了后面,却不在意的笑了笑,身上青光一闪,就要飞离这里。

    不过在飞走前,他下意识的又望了原先所瞅方向,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后,忽然嘿嘿冷笑两声,随后破空而去。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花瓣小说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